中超

无双山河一扇第十一章实力

2020-01-29 08:01:3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无双:山河一扇 第十一章 实力

就像是为了验证君明新的话一样,君明新的话刚一说完,君谨邦的身形便出现在周博的身后不远处,那样子像是在等着周博送上门一样。

周博也在注意着四周,自然也发现了身后的君谨邦,其实在后退时,周博也已经发觉自己的举动有些不妥。

不过,就算发觉了,现在再做出改变也来不及了,只能双手举起歧铁刀转身对着身后的君谨邦便是一记‘寒月斩’……

不过君谨邦这时占着优势,面对周博的斩击自然不会选择躲闪,浪费大好机会。

君谨邦把扇子合拢挡下周博的‘寒月斩’,就在君谨邦右手拿着书生扇架起歧铁刀的时候,君谨邦的左手却已经完全空了出来。

一边的君言东笑着说道:“高手对决,走错一步就可以说是失去了先手,再怎么补救都会被找到破绽,更不要说是面对老头儿这样的人物了。看吧,老头儿下一手应该就是‘风神掌’了。”

战局的发展没有出乎君言东的意料,君谨邦的左手释放了大量玄力,对准了周博便是一掌。

作为君谨邦的至交好友、生死兄弟,周博当然是知道‘风神掌’的威力,要是被这一掌打瓷实了,周博自问自己这老身子骨可真不一定能扛得住啊。

当即,周博松开了握刀的右手,改用左手单手持刀压着君谨邦拿着书生扇的右手,周博伸出自己的右手,运转玄力,就见周博的右手直冒寒气,他看准了君谨邦的‘风神掌’,对着君谨邦的左手腕就是一抓。

君明新看到周博右手死死的抓住君谨邦的左手腕,不禁笑道:“所以说姜还是老的辣啊,周公爷的反应是真快,尤其是松右手收回来的动作,很明显就是下意识的动作,这一看就是阅历颇丰的人才有的反应。”

君谨邦倒是对于周博的动作没有吃惊,像是很清楚周博会这么做一样,不过倒也是,这两人是一辈子的交情了,相互之间那可是知根知底的,对方有什么本事,有几张底牌也都知道的差不离,所以彼此的下一步也都能猜得差不多。

之所以君谨邦能夺得优势,还是和两人的性格有关,周博是个将才,虽然也有远见,但是一般并不会考虑太多,更多的是随机应变。

而君谨邦最擅长布局,他从不在乎一城一地的得失,在比试中,他并不会在乎一招两招失去效果,他会布一个局让对手钻进来。

君谨邦面对着这样的局面,他立马张开书生扇,然后从歧铁刀下撤回自己的扇子,这时两人都不约而同的向侧方转身,这个样子感觉很奇怪,两个人都侧着身子,周博的右手抓着君谨邦的左手腕,君谨邦把书生扇拿在身前,笑着看着周博。

“老周,你似乎不怎么占优势啊……”

“哼~,老东西,我现在可是还抓着你的手腕呢~”

“哦~,是吗?”君谨邦笑得很诡异,这笑容让周博心中有些慌乱,“老周你不会连这么明显的事都没发觉吧,你别告诉我你没发觉,风已经……”

“停了。”君言东在一旁自言自语道。

君明新接着说道:“看起来,老爷换了一套功法,占据优势的人最让别人感到可怕的不是雷霆万钧的攻势,而是一招招看似不致命的攻击,因为你永远不知道在这样的攻击下,隐藏着怎样的阴谋。”

君谨邦与周博就这样僵持在那里,在常人眼里两人就像傻站在那里一样,不过实际上,两人其实是在进行内劲的较量,两人疯狂运转玄力在进行对抗,虽然两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但是一旁的君言东、君明新以及一群侍从们已经感受到了压力。

君明新看着身边的侍从们因为承受不了强大的威压而纷纷倒下,无奈的看着身边的君言东说道:“三爷,看来我们还是低估了这两位了,这种玄力对抗所造成的威压,还真不是一般人能扛得住的啊。”

“是啊,这等压力,如果我俩不是玄天境界的话,恐怕也要跪在这里,这两个简直是两个老怪物啊……”,君言东在一旁感慨道。

硬抗了一会儿之后,两人终算分开来了,都向后退去,两人站定之后,周博单膝跪了下来,喘着粗气,抬头向着君谨邦,说道:“‘纵横临水诀’?”

君谨邦笑着看着他,“对付你,单靠‘风空飞云诀’可不行,在刚刚我出风神掌的时候,我就撤掉了“风空飞云诀”,开始运转‘纵横临水诀’,怎么?老周,感觉不太好吧?”

周博一脸的不忿,“哼~,你这老东西分明是耍诈,故意用‘风神掌’来骗我,等我抓住你的手,你就可以顺势使用水属性玄力,当我身上开始出现水流时……”

“哪怕是在细的水流,在我岳父身上也会凝结成异常坚固的冰条,这很正常,这水本就是老头子的水属性玄力所形成的,又经过‘寒霜怒’的冰冻之后,哪怕是我这位岳父也没那么容易抗的住,”

君言东摇了摇头说道:“局势很明显了,老头子当年可是有着“水中镜映水映镜中水,风随云动风动云随风”的称赞,可想而知,风水两系他可是都很擅长。”

君谨邦走向周博,笑着看着他:“老周这一把你又败了,还是败在大意上了。”

周博看着他,狞笑道:“不到最后,睡又能知道最后的胜负呢?你怎么就这么确定我身上这些冰楞条子真的能困住我把?”

周博话一说完,瞬间站起来,抄起歧铁刀刺向君谨邦,“老东西,没有风之壁障,你怎么挡得住我的歧铁刀”。不过,就在歧铁刀的刀尖快要触碰到君谨邦的鼻尖时,周博的脸色大变。

“老周,我说你是败在大意上了,你还不信吗?既然我都用上‘纵横临水诀’了你认为我俩脚下的还仅仅只是江水寒吗?”

君谨邦脸上表情不多,只是周博能注意到他眼神中的笑意。

周博都不用感受,就能猜到现在两人脚下除去冰以外,还有水,这水也不是普通的水,至少能困住他这个玄天八层强者的谁,会是一般的水吗?

“镜中水?”周博看着君谨邦,淡淡地说道:“我早该想到的,‘水中镜映水映镜中水’。”

君谨邦看着离自己鼻尖只有一指距离的歧铁刀,笑着挥动了一下扇子,当即两人脚下的冰面便消失了,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是一片充满着绚丽的水面。而周博的上身完全就是一条条水流,像线一样把周博束缚住了。

“好吧,我输了,”周博朝着君谨邦翻了一个白眼,“你真是一个大混蛋,老狐狸一个。”

君谨邦摇了摇头,笑道:“明明是你不动脑子,怪我做什么,而且你本身作为玄天八层的人面对我这个玄天九层的,上来就打,也思考一下战术什么的。”

说着君谨邦挥动了一下书生扇,水全都散去。

周博站住,放下歧铁刀,活动了一下身体,看扎君谨邦说道:“反正你一身的嘴,我是说不过你,你那三儿子就是靠着这张嘴把我女儿骗回家的,你们一家子都长着一个会花言巧语的舌头。”

一旁的君言东和君明新自然也听见了周博的话,君明新和一众侍从、侍卫们都在那里捂着嘴偷笑,而君言东则是满脸黑线地看着周博走上前去,苦笑着说道:“岳父大人,我和子晴那可都是您老人家撮合的,我什么时候靠着嘴把子晴骗回家了,再说了,这周家的女人谁敢骗,不想活了?”

“我撮合你们,难道是让你们没事闲的去私奔吗?你把我女儿拐跑,你还想要我怎么待见你……”

君谨邦有些无语的看着自己的老友和自己儿子拌嘴,说道:“好了,说的跟真的似的,子晴和言东的事都多少年了,还拿这事打趣他们。对了,老三,你怎么来了?刚到吗?”

君言东双肩架在胸,用手支着脑袋,“我早就来了,老头儿,是你和我老岳父打得热火朝天的,没注意到我罢了。”

周博问道:“薇儿那丫头呢?还有子晴,她们娘俩没跟着过来吗?”

“没有,她们娘俩去府里了,估计这会应该和大嫂在一起吧。”

“那你过来做什么?”

“哈~”君言东对于周博的话很是无语,说道:“岳父大人,您可不能这么不待见我,那以后我就不带薇儿去看您了。”

“我看你敢……”周博虎目一睁,瞪着君言东说道:“看我不打得你满地跑。”

“哈哈哈……”君言东毫不顾忌的笑道:“我说岳父大人,我打不过你,我承认,但是我还能跑不过你吗?再说了,我天天把薇儿带在身边,我看您老人家,还敢不敢动手……”

一旁的君谨邦无可奈何的看着两人,说道:“好了,都不是小孩子,耍什么脾气,我们先回我那小院里吧,我想府里的话,估计言旭现在还在忙,我们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

长春治银屑病专业的医院
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尘肺病康复中心怎么样
南宁治疗白癜风专科医院
洛阳癫痫病最正规的医院
邯郸专门治妇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