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采个娘子来养家 252 纯银长命锁

2019-10-12 23:58:0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采个娘子来养家 252 纯银长命锁

小÷说◎】,♂小÷说◎】,

妇人生产,自来头一个月最难熬。

时下风俗,非但不能见风、见凉水,就是强光也见不得,更不能下床走动。若是养得好倒还罢了,养不好的往往落下一身病。

宋秀秀生孩子时创伤极重,躺在床上动弹不得,又成日成日担忧自己和这个孩儿叫人家治死,连晚上都不能安眠,一点风吹草动都能把她惊醒。

堪堪熬过一个月,整个人如鬼一般,老了少说十多岁,说是她娘的妹子也有人信。到这时候她反轻松起来:只消她能动弹,她的孩儿就比先前更安全些。

柳家全家恨不得宋秀秀和这个奶娃子立时死去,洗三时正与宋家吵架,不曾办过,如今眼看满月,秀才爹娘也没有要操办起来的意思。

虽在同一个屋檐下住着,还有儿媳的名分,实际上已经如生死仇人一般,便是他们办满月酒,宋秀秀也不肯领情。

她这里不愿领情,大嫂子董氏却有说道:“我给你们家伺候儿媳孙女,到头来一口热酒都吃不着。”

宋秀秀这些日子就没得着过董氏一回好脸,要不是宋好年那么个煞星押着董氏来,董氏早甩手不干,还容宋秀秀活到今日?

宋秀秀心里记挂亲娘,问董氏如今牛氏的情形,董氏没好气:“娘瘫了半边身子,动弹不得,连话也说不清,你大哥三个正在家里伺候她哩!”

回家伺候婆婆,出来伺候小姑子,妯娌连个影子都不见,难怪董氏这样大怨气。要说百合不见人影,着实是冤枉她。牛氏那日病后,百合去看她,给她送些药材补品,谁知牛氏一见百合便“啊啊”大叫,口水不住往下滴,眼珠子似要喷火,去过两回,宋好时和宋老汉都不敢再叫牛

氏见着百合,唯恐把她气死。

一来二去,百合便少去看婆婆,她正乐得清闲。

再就是宋秀秀这里,她也来过两回,但一来姑嫂两个关系实在不好,二来看着人家刚生的娃娃伤心,宋好年不愿叫她多见,只不疼不痒地问候过就回家,再不会如董氏一般伺候小姑子。董氏是宋家长嫂,论理将来要当家的人,如今辛苦些,为的是将来家产拿大头。但董氏这个人,家产自要拿大头,偏还想似百合那般清闲,每回瞧见床上躺着的小姑子,想起悠闲度日的妯娌,就满心

都是火。

这火不好冲宋秀秀发:人家二哥还在门外听着哩。便只好冲柳家人发,然而柳家有个小秀才,得罪不得,她也就念叨两句便收声。

她再抱怨,柳家也不肯办满月酒,倒是宋家这头是娘家,在奶娃娃满月这日送了礼物来。

董氏心疼钱财,这回连红蛋都不肯出,她的理由十分充足:“我要伺候秀秀,爹和当家的要伺候娘,哪里有人顾得上这些个?”如今牛氏半瘫,连话都说不囫囵,余威已压不住董氏。宋家几个男人这些日子也没少吃苦——两个能当家的女人,一个病倒,一个去伺候月子,他们自己在家做饭,不是烧糊锅就是没煮熟,当真苦不

堪言。

尤其宋好节,吃了几日焦糊饭、夹生饭,拉稀跑肚,委实受不了,从牛氏箱子里搜罗出几个钱,跑去城里赌钱吃酒。只消躲着陈彬,他自能寻到许多快活。

董氏这里寻着由头不肯送红蛋,只送了四双生鸡蛋了事,宋好年却同百合两个收拾得干干净净上门,穿上做客的衣裳,提红蛋、米酒放在宋秀秀屋子里,百合另外拿个银子打的长命锁给奶娃娃戴上。

那长命锁用银子打成,明晃晃亮晶晶,一面錾刻着长命富贵字样,另一边是宝相花纹路,很值些银两。天气一天比一天冷,百合把长命锁在怀里焐热了才拿出来戴,一点儿不会冰着脖子。往常宋秀秀看不到这些细微处,如今当了娘,一颗心全扑在孩子身上,百合体贴她的孩子,她立时就能晓得,当下

有些讪讪的,暗悔往日不该同她争长短。

宋秀秀今日挣扎着起床,早料到来看她的人就这几个,没说别的,见百合两眼望着奶娃娃直笑,张嘴便问:“你要抱不?”

百合一愣,拿眼睛看宋好年。

宋秀秀道:“我听人说,抱别人家的娃娃,自家也能生得快些。我家这个是女娃子,你要看不上就算了。”

她说话依旧不好听,百合却听出些替人着想的意味来,伸手抱起奶娃娃,只觉沉甸甸的,虽没有母乳喂养,到底宋秀秀想尽法子没叫她瘦下去,反而白胖两分,瞧着也是个怪机灵的孩子。

百合身上又香又软,那娃娃觉得舒服,便不曾挣扎哭闹,反偏着脑袋在她胸前寻吃的。百合窘得不晓得该咋办才好,惊叫着说:“哎哟,我这里没有吃的!”

宋秀秀接过孩子,熟练地给她喂米汤,她人虽憔悴难看,百合看她倒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顺眼。

“这娃娃叫啥名儿?”百合因问。

宋秀秀一愣,喂米汤的动作停下,她怀孕的时候,想着取名这种事情,定然是小秀才这个读书人来做,自己不曾想过。

哪知道小秀才恨不得她去死,别说娃娃的名字,就是她的名字,他还想从族谱上划去哩。

“还没有名儿。”宋秀秀想,才生下来的娃娃

,多叫个大妞妞啥的,偏眼前这个就是李大妞,到底算个长辈,重了她的名儿不大好。

百合叹口气,看宋好年道:“要不然给这孩子取个名字?”

宋好年笑着说:“你认字,我可不认字,你来吧。”

宋秀秀有些不高兴叫百合取名,但这是宋好年的决定,连爹娘都不愿意帮她的时候,就宋好年一天天守在这里,叫柳家人不敢动她,如今宋好年的话她是肯听几句的。奶娃娃半晌吃不到东西,小声哼唧起来,宋秀秀连忙回神给孩子喂米汤,等她喂完,抱起来拍着走免得一会儿又吐,百合拿手指在奶娃娃眼前晃动,奶娃娃如今已经能看清东西,黑黝黝的眼珠随着她

手指转。

百合道:“她还小,大名怕受不住,先取个小名好养活,不如叫圆圆?”

宋秀秀把这个小名在心里一嚼,道:“这个名儿好。”她如今别的啥指望没有,就盼这个孩子一辈子圆圆满满、平平安安。

这里几个人说话,柳家却迎来一位稀客。当真是稀客,自打黄家搬到镇上,除去黄老爷拜访过柳老爷,他们家的人再没到别家做客过。今日黄小姐家常打扮上门,非但小秀才飞快地迎出去,就是秀才爹娘也坐不住,迎凤凰似的把她迎进屋里

黄小姐笑着说:“听说你们家有喜事,我们新搬来的,不大懂得礼数,只好拿些自家东西来恭贺。”说着就拿出几样细点心来,送给秀才娘。

秀才娘笑得见牙不见眼,就是这会子黄小姐给她一把瓜子皮,她都能当宝贝收着:只看黄小姐家常戴的首饰,一件件金贵得不得了。这人要是娶进家里,岂不是就能天天吃上大鱼大肉,拿绸子铺地?

黄小姐客客气气地同小秀才说话,秀才爹娘便退出来,叫他们小两口好说些亲密话。

那边厢房里他们柳家的儿媳宋秀秀正带孩子,这头两个老的已经在心里把黄小姐和小秀才当成一对。

柳家屋子浅窄,这点子动静根本瞒不住人,百合不禁叹口气:“原先看黄小姐是个挺聪明的姑娘,怎的如今竟往这滩浑水里头趟?”

宋好年浓眉紧皱,立时就要去胖揍小秀才一顿,百合跟宋秀秀连忙劝住。

宋秀秀说:“他家一日休不得我,就一日娶不得黄小姐,凭她家底怎样厚,生得怎样好,没有名分又能干啥?”

她只管抱着她的圆圆,在这个家里长长久久地同他们斗下去,待熬死两个老的,柳如龙年纪也大了,就不信黄小姐还能等着嫁给他。

宋好年道:“这家子也不是啥好去处,你若是能走,倒是走了的好。”

宋秀秀冷笑道:“娘家又不要我,我往哪里去?”

宋好年一时语塞,与百合对视一眼,终究不再说话。

百合道:“这些个吃的如今都在你屋里,你仔细别叫他家抢去,尽够你吃的。若是短少啥,找人给你二哥带话。”

她十分清楚,宋好年虽没读过什么书,却有一种君子的做派,十分仁厚。宋秀秀先前那样得罪他,如今沦落到这样地步,他非但不会上来踩两脚,反而会时不时地看顾她,叫她能把日子过下去。

有人说这样的人是烂好人,叫百合说,日子过得顺心的人,干啥要记恨那等倒霉的人?

宋好年心地善良,对她来说也是好事情。要是他待人薄情,她才要紧张起来,唯恐他也那样待自己哩。

再说宋好年仁厚归仁厚,可不会叫别人爬到自家头上去,更没叫百合受委屈。

这样厚道又有原则的人,百合只庆幸他是自己的丈夫,哪里还会为着他是个好人嫌弃他?

传说中杀伐果决,一言不合就要报复别人,为些许小事灭人全族的人,她上辈子也看见过。她庆幸自己没生在那样勾心斗角的大家族里,有一个冷血无情的丈夫。乡下地方的人,就是甩心眼也有限,有宋好年一心一意护着她,他们夫妻两个不做坏事情,当好人也能过得很好。

玉林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鹤壁治疗睾丸炎方法
平凉治疗白斑病费用
玉林治疗阴道炎方法
鹤壁治疗睾丸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