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天地锻 第二十六章 天地锻

2020-02-14 23:01:3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天地锻 第二十六章 天地锻

“断无可能!”蒙百谋难以置信地望着自己的孙子,有些软了下来,解释道:“家族事宜,你还需要多多熟悉,待你熟悉了再传给你。”

“你师娘给你的,便是你的!”疯老头坦然而言。

“这便是你亲爷爷,还不如人家的师父呢!”苏夫人冲着蒙百谋一阵冷嘲热讽。然后,掏出了一枚墨玉令牌,放在了蒙天策的手中,似有赌气道:“缩头龟不给,姥姥给。姥姥相信你!”

“给

,我给!”肺都快气炸了的蒙百谋将那块黄金的家主令牌拍在桌子上。然而,却瞥见了蒙天策脸上一闪而过的狡黠,暗道上当,怨念道:“臭小子,满桌的吃食没把你撑死,別被这两块牌子撑死!”

“缩头龟,怎么说话呢?”苏夫人依旧愤愤不平。

“我怎么说话?”蒙百谋讽刺道:“被人卖了还替别人数银子!”

“谢谢爷爷,谢谢姥姥!”蒙天策起身鞠躬。

醒悟过来的苏夫人不恼反笑,拍着蒙天策的肩膀,赞叹道:“真不愧是我外孙,好手段,厉害。姥姥将这份家业交予你,甚是心安!”

自己的伎俩被爷爷戳穿,蒙天策不甘心,祸水东引,望了眼蒙百谋,道:“姥姥,还是我爷爷配合的好!”

“你……”

蒙百谋指着自己的孙子,说不出话来。瞥了眼正怒气飙升的苏夫人,撒腿逃窜。

“不把你揍得连你孙子都不认识,我就不姓牟!”苏夫人消失在亭中,追着蒙百谋而去。

“肉儿,记住你师娘的话,自己活好更重要!”疯老头拖着有些哀伤身影,离开了亭子。

贾富贵起身,对着远去的背影躬身施礼,无言!

酒足饭饱的焦羊儿打了个饱嗝,道:“咱准备去寻找一柄锤子!”

“什么锤子?”回到座位上的贾富贵翻找着还能下口的吃食。

“那《天地锻》中提到的一柄锤子!”

“有什么妙用嘛?”

“炼己心,锻天下心!”

“不懂!”

“有什么线索嘛?”蒙天策把玩着两块令牌。

“没有!”

“我去给你查查,说不定有些线索!”蒙天策捏着那块黄金令牌在焦羊儿面前晃了晃。

“查你姥姥的,问爷爷不就行了!”蒙百谋气喘吁吁地出现在了亭子里,贼眉鼠眼地低声道:“你个臭小子,想害死你爷爷啊!”

“缩头龟,你好胆,尽然辱骂我!”苏夫人飘落在亭子外,暴怒,向着蒙百谋冲去。

“姥姥,先消消火!”蒙天策起身,扶住了冲过来的苏夫人,顺势将其按在了旁边的石凳上,端过来一杯茶水,赔笑安慰道:“姥姥,先喝口茶水!”

“你以为你绕个圈回来,我不知道?”苏夫人气呼呼地端起茶碗,鄙视道:“多大的年纪了,还玩这种小把戏!”

三个少年郎捂嘴偷笑。

蒙百谋老脸一红,尴尬道:“说正事!”

三个少年郎憋住了笑。

蒙百谋捋了捋胡须,正色道:“那本《天地锻》绝非平凡之物。有记载的文献极少,时间也较为久远。”

“缩头龟,能不能直接点!”苏夫人将茶碗摔放在石桌上,烦不胜烦。

“咳,咳,咳!!”蒙百谋又是一阵尴尬,继续道:“古籍记载,天地劫,天地锻,天地者,天地命!”

至此,亭子里鸦雀无声!

“爷爷,继续啊?”

“完了!”

“完了?”蒙天策惊了,急道:“不是,锤子啊,没点锤子的消息嘛?”

“什么锤子?”

“那《天地锻》里提及的,一把锤子!”

“没有!”

“怎么能没有呢?”望着神色黯然的焦羊儿,蒙天策灵机一动,谄笑道:“爷爷,帮忙查查,天底下有没有以锤子命名的地方,比如锤子山,锤子海,锤子什么的!”

“不好意思,已经退位让贤了!”

“嘿嘿,我自己来,自己来!”

“何必麻烦那只缩头龟!”苏夫人招手唤着蒙天策,得意道:“姥姥曾经听人说起过这么个地方,好像是在那西锦极西的荒漠之中,有一湖泊成锤子状!”

“谢谢姥姥!”有了线索的蒙天策自信地拍着胸脯保证道:“羊儿,只要这个世上有,我定能将它翻出来给你!”

“谢谢!”焦羊儿报以微笑,陷入沉思。

这时,一位丫鬟站在亭子外,施礼禀告道:“夫人,侯家公子来了,要见你!”

“让他过来吧!”

不一会儿,换了套干净衣裳的黑衣人来到了亭子里,跪在苏夫人面前,请罪!

“起来吧!”苏夫人有些伤感地望着黑人道:“唉,还知道回家便好!以后好好跟着串儿,别再出岔子了!”

“多谢夫人!”

黑衣人机灵,瞥见蒙天策手中握着的那块墨玉令牌,便明白了。赶紧挪了方向,对着蒙天策行跪礼,道:“多谢蒙堂主!”

“知不知道这天底下有什么地方是以锤子命名的?”蒙天策有些着了魔,逮谁便问。

“有啊,西锦皇宫!”脱口而出的黑衣人,却望向了旁边的苏夫人,不敢再言。

“西锦皇宫与锤子有什么关系?”蒙天策惊讶不已。

“有什么你就说,别畏畏缩缩的!”苏夫人安了黑衣人的心。

“是夫人!”黑衣人小心翼翼地禀报道:“在民间,西锦皇宫被戏称为锤子宫!”

“对,对,对!我怎么忘记这茬儿了!”苏夫人恍然大悟,道:“西锦皇宫便是建在铜锤沟上的。”

至此,蒙天策开怀大笑,搂住焦羊儿,得意问道:“就近原则,我们先去西锦皇宫瞧瞧去,怎么样?”

焦羊儿点了点头,脸上也有了一抹欢心之色。

贾富贵倒是来了盆冷水,道:“那是皇宫,岂是想去便去的地方!”

蒙天策望着自己的姥姥,显摆道:“在其余四国,我无法保证。在西锦,绝对没问题!”

苏夫人不愿与小辈们纠缠于这个问题,催促道:“臭小子,去吧,这些天辛儿总念叨你呢!”

三个少年郎施礼告辞,前往西锦皇宫。

“你姥姥什么身份?”贾富贵止不住了好奇。

“墨玉堂,堂主!”

“还有呢?”贾富贵望着西锦皇宫的方向。

“西锦的长公主,皇帝的大姐姐!”

“你们家还能再厉害些嘛?”贾富贵心中的自卑逐渐变成了仰望的崇拜。

“不能再厉害了!”蒙天策好似瞧出了些不妥,却搂住俩人的脖子,莫名其妙道:“相信哥哥,今日后,你们必将是这世间有数的厉害之人!”

三人行至西锦皇宫宫门前,瞻仰着,赞叹着。

突然,宫门微启,出来一位香汗淋漓、神色焦急的小太监,牵着三匹快马,踏着小碎步来到三人面前,催促道:“三位少爷,快,快快,上马!”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