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商业智能协助国资监控政策落地

2019-08-14 14:48:0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不在方向在方式 史蒂芬·霍金的一位学生在评论他那本畅销全球1000多万册的《时间简史》时曾说道:“霍金关于现代物理的著作比麦当娜关于性的书还受欢迎。” 在这个民营经济热腾腾按捺不住的仲夏,一场席卷大小媒体的“郎顾之争”让我们在中国再次见到了类似的奇观——国资监控这个原本很纯粹的经济学问题,其风头竟然盖过了诸多坊间流行话题。上至经济学家下到普通网民,都试图在这场袭来的热浪中发表自己的感慨。 10月25日,国资委李荣融主任在北京举办的形势报告会上表示,必须按照中央确定的方针政策,坚定不移地推进国有企业改革;目前国有企业改革正处于攻坚破难阶段,要把握重难点,力争突破。 显然,问题的关键已不在方向,而在方式。一方面要赋予企业独立经营权,确保市场化运营,而另一方面又要维护国家出资人的利益,形象化所有权。捏紧了怕死,放开了怕飞——要走出两难之境,精确把握监管力度是关键。 就在这个沉默却又不能再沉默的敏感时刻,从国资管理信息化试点城市广州传来的声音引起了各方关注——一个借助尖端商业智能技术建立的国有资产监控平台已经初露雏形。 新转来的“三好生” 十六大后,广州市经委根据国家关于加强对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资产监督工作的精神,协同广州市财政局等部门,计划对市属国有及国有控股的大型企业进行信息化监管和管理试点。2003年初,广州药业集团、珠江啤酒集团等资产经营公司成为第一批试点单位,开始进行基于菲奈特商业智能技术的统一企业财务监督平台建设;到2004年,政府方面建设也已开始启动。 据了解,该平台可被精要描述成“两级平台,三层应用”。 一级平台在各企业集团总部,根据企业从事行业的不同,在各下属企业的总部部署一套满足该企业经营决策需要的商业智能系统。另一级平台在政府,在经委、审计局等政府部门部署的另一套商业智能系统与各企业的商业智能系统对接,形成一个基于两级监控平台的财务监督系统,将各个企业的实时运营数据通过这个平台汇集到政府端的数据仓库中,自动分析判断各企业的实际运营状况,变“事后处理”为“事前监督”。政府、集团和集团下属公司三层都可以使用这套系统进行不同方面的应用。 对于两家首先完成部署的国企而言,虽然系统叫做“财务监督平台”,但带给企业的好处却远远不止一个财务监督。 全国最大的中成药制造商广药集团是这次平台建设的排头兵,在系统投入使用后,它帮助广药集团对关键性经营指标分析的内外部营运数据进行收集、归纳、量化;通过提供的多种数据分析和数据挖掘工具,加强了集团对于本级及下属企业的日常运营的实时监控,使高管人员从复杂的观察工作中抽身而出,将主要精力放在有价值的决策和领导上。 另一位领跑者,珠江啤酒集团的商业智能系统也于2003年正式投入使用。通过数据的深层钻取对关键指标进行分析,珠啤决策层对企业内外部环境的了解更加深入准确;储存在ERP等信息系统中的大量数据被充分挖掘、转化为有效信息加以利用;同时,平台提供的预警功能也使珠啤的抗风险能力显著提高。 对于政府相关部门而言,企业财务监督平台的也发挥了重要作用。经委等政府部门可通过它对下属国企的运行情况进行有效监督,对企业财务数据进行实时的核对、分析、监控以及风险预测。由于可以随时都精确掌握企业目前的运营情况,相关政府部门还能为企业提供更切实的帮助,在政府和企业之间形成一个闭合放大的价值循环,确保政府可以根据企业的实际情况给予合适的支持。 除政企双方外,一个完善的财务监督平台还将会对宏观经济的良性发展产生正面影响。吴敬琏先生近日谈到,为了保证中国经济未来长期的持续稳定发展,改善宏观调控、完善市场经济体制等五个方面是关键。据分析,宏观调控将会长期伴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在不同时期以不同的方式显现。由于市场经济发展规律,经济增长出现周期性变化和波动不可避免,因此决定未来应使用何种调控手段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除了需要分析短期的总供给、总需求的对比关系外,还需要研究短期问题背后的长期问题,在此基础上才能提出可行的措施。因此,有必要在中央建立一个基于商业智能技术的企业监控平台,借助此平台获取实时数据,建立当前国民经济运转趋势的模型,从而在满足精确度的基础上获得宏观政策灵活化的能力。 广州经委将菲奈特商业智能软件创造性地运用于国资监控领域,增强了国有企业的市场竞争力,将国有资产所有者职能具体化、日常化,为国家经济建设和宏观调控做出了贡献。这种“三全其美”的新思路的确具有推广价值。 用信息技术实现政策软着陆 鉴于学术界的激烈争论,一向低调的国资委动作日渐频繁,前后了下达近10个文件,期待中的《国有资产法》也正处于起草调研阶段。诚然,一个成熟的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制度方案对于国企改制的推动作用不言而喻,而高速发展的信息技术则为国资监控提供了广阔的思维空间。以商业智能为代表的信息化技术,在这方面有很广阔的使用前景。 国有资本在追求增值的运营流动中,必定会有流失成本产生,但并不都是国有资产流失,有部分是正常的成本付出。在流动重组的“有进有退”战略调整中,应通过充分利用现有信息技术手段严格把关,严格审核,尽量减少这一过程中的成本付出。国有企业改革是一场广泛而持久的变革,在这个过程中必须大胆探索,勇于实践,不失时机地用商业智能这样的先进的信息技术手段推进改革,确保改革沿着正确的方向不断推进。云南生物谷产品有哪些种
治疗脑梗死最好的药物
小儿口臭
急性腹泻能吃什么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