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武逆焚天第九百四十六章女儿之身

2020-01-25 16:15:2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武逆焚天 第九百四十六章 女儿之身

当看到那遥家的遥秋走出来的时候,光头男子并未急着上前,而一双贼眼上下打量,丝丝淫光有意无意间的流露而出。

遥秋迈步之间缓缓走了出来,对面光头男子看着自己的目光,他当然能够感受到,同时也是毫不掩饰自己的厌恶之色。

光头男子冷笑着摆了摆手,示意手下人不要放走两人。那些在其身后的武者立刻向着四周围拢过来,与此同时又有三名赤团的武者闪现出来,显然之前一直就潜伏在暗处,准备窥准机会突然下手。

左风一直小心的观察周围,除了眼前这些敌人让他感到棘手外,到现在为止那细眼胡三也没有出现。直到遥秋走到自己的身边,左风这才忍不住看了对方一眼,这一眼中有着复杂的情绪,却是胜过了千言万语。

遥秋与左风彼此眼神中小小的交流,也没有被光头男子错过,他“嘿嘿”的干笑了两声,这才忽然开口道;“遥家的小妮子,我这里有几条路可以让你选,只要”

遥秋转头看向光头男子,眼神瞬间变得凌厉起来,未等对方说完就立刻截断道:“你什么废话都不必说,你的那些什么狗屁条件也都省了吧,你们最多就是拿走我的性命,其他的休想办到。”

左风心中微微一动,忍不住再次打量了旁边的遥家少主一眼。这仔细看来他才心中恍然,更是暗骂自己的愚蠢,竟然完全没有察觉到对方竟然是女儿之身。

左风本是个细心之人,只是因为从昨夜到现在连续发生了许多事情,而这遥秋在之前的左风看来完全就是个拖累,他哪里有心情去详细了解对方。

此时天气已经转寒,遥秋身上穿着的衣裳厚实,加上遥秋比同龄女子要高挑的多,这样一来反而让左风没有留意到一些细节。此时仔细看了看,他发觉遥秋脖颈处纤细白皙,与脸上的肤色差别很大,更是看不到喉结的存在。

被左风如此盯着看,遥秋也显得大为窘迫,狠狠的刮了对方一眼,低声说道:“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有闲心搞清楚这些,还不专心应付这些狗东西。”

左风苦笑着将目光收了回来,怪自己不该在此时分神。那光头男子见到遥秋与左风见西语交谈,立刻露出了嫉妒之色,咬着牙狠狠说道:“敬酒不吃,非要老子上罚酒,既然如此你可别怪老子一会儿不懂得怜香惜玉。”

话到了此处双方也再无交谈的必要,而光头男子之所以忍到此时,也是等待自己的人围拢过来,将两人包在中央。他本来心中还有些忌惮,因为之前左风曾表现出了惊人的战力,可刚刚的交手让他发现自己还是压了对方一筹,这也让他稍稍放宽了心。

“动手”

随着,光头男子的话语声落下,一群如狼似虎的赤团之人便是各自擎着武器冲杀上来。他们本也与光头男子一样,曾经见识过左风的凶悍,不过看到秃鹰二当家占据上风,心中有底后也是再无顾忌。

左风整个人的气势在此时也稍微有些不同,与之前的状态也有了极大的改变。之前他出手的时候,心中多少抱着一种难以抗衡的无奈之感,这让他心中滋生出了心灰意冷的感觉。

现在虽然加入了这遥家的少主,可是却也让他的心里有了莫名的改变。这种改变左风自己都没有察觉到,他以前经历过许多的事情,那个时候即使逆风陷入沉睡中,还有琥珀与自己并肩战斗。

在凶险万分的局面之中,有人与自己携手抗敌,这与他独自面对一切有着本质上的区别。也正是如此现在的左风,似乎又莫名的有了一丝信心,他感到自己眼下能够全力出手了。

之所以会有如此一种感觉,不仅仅是因为有了伙伴在身边,更重要的是身边的伙伴能够让他可以完全信任。

遥秋的身份特殊,至少在面对这些敌人的时候,会与自己一条心。不是说自己真的就是完全信任对方,而是在此时此刻面对眼前的敌人时,左风可以真正的信任对方。

敌人扑上来的同时,左风也是毫不犹豫的将一只玉瓶取出,直接将手中玉瓶中的一半药液都喝了下去。这药液并不是左风炼制,而是从霓姓老者那里获得之物,之前他就已经清楚的知道这是恢复灵力的药液。

药液入口之后,左风也是不再啰嗦,锯齿战刃摆动之中一股劲风也是随之而起。这一刻的左风散发出了惊人的气势,与之前判若两人,就连时刻观察两人各种举动的光头男子都微微一愣。

此时的左风仿佛又变成了那个之前一击就让自己受伤的青年,变成了那个自己心有忌惮的神秘青年。只不过下一刻自己的手下,就已经与左风交手,他也是无暇多想,就冲了过来。

左风锯齿战刃的特点是大开大阖,战斗之中并无太多细腻的变化,只是配合上他那惊人的肉体力量,同阶之中更是无人能够匹敌。

三名首先冲上来的赤团武者,没有讨到任何便宜,在碰撞的瞬间三人就被瞬间击退。这让其他的赤团武者都是微微一愣,不过这一次左风并未让那些武者的武器损坏,也没有让武器脱手飞出,倒是让他们心里稍稍一松。

若果左风这次又是一击就损坏武器,那这些人恐怕也会被震慑的畏首畏尾。光头男子目光微微一凝,他看出左风与之前的确不同,战斗力虽然不及第一次交手,可是也已经相当惊人,见到这一幕后他的脚步也放缓了下来,同时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情。

左风交战的同时,那遥秋也并未闲着,她那纤细的手掌翻转之间就取出了一只造型奇特的武器。这武器大约三四尺的长度,通体浑圆纤细,如同大号的绣花针一般,只不过这武器是两头为尖,却无任何的锋刃。

所以这武器的特点是只能够刺,无法劈砍,左风见到她拿出如此怪异的兵器,也是忍不住多看两眼。那光头男子似乎早就了解这武器,只是扫视了一眼后却并未感到有什么奇怪。

敌人再次冲杀而来,左风毫不犹豫的出手,这一次他要同时对付五名敌人,若不是他们两人所占据的范围比较小,敌人无法同一时间一同出手,现在恐怕两人已经出现危险。

可即使如此左风这一次也感到有些力不从心,锯齿战刃虽然全力出手,可对方的攻击也让他有些吃不消。

恰在这个时候,细细的一道白光在左风腋窝下方闪烁而出,如一条银白色的小蛇择人而噬,以十分诡异的角度突然向着一名武者而去。那武者是五人之中最后一个与左风战刃碰撞之人,也是抵挡后还有余力再次攻击之人。

可是他刚刚准备攻杀过来,却发现眼前一道白光激射而来,吓得他急忙躲闪,可还是晚了一步。白光贴着他的脸庞划过,那武者惊恐之中急忙放弃进攻,快速的向后退去。

那武者退开的同时,左风也看到对方脸上多出了一个带血的窟窿,虽然不大,却是鲜血淋漓甚是醒目。如果这武者躲避的稍微晚上一线,恐怕脑子就已经被直接洞开。

也是在刚刚遥秋出手的时候,左风感到对方的武器十分特别,原本并不太长的细针,却是在出手的时候忽然间延长了近乎一倍。武器能有这般效果,若不出所料这绝对是一件器品级别的武器。

因为能够吸收灵气改变外形,这几乎与左风的锯齿战刃相同。两人之间没有任何交流,虽然有一人受伤,可是敌人却似乎被激发出了凶性,更加凶猛的扑了上来,数柄武器齐齐向着左风招呼过来。

这一次左风倒是信心倍增,因为这遥秋的修为虽然不高,可是她那神妙的武器十分犀利,与自己这锯齿战刃配合到一起,可以让自己攻击力倍增。

这一次同样是五人攻击过来,只不过五个人比之前分散的更开。敌人显然也是看出了那遥秋的攻击十分诡异,必须要彼此之间留出闪躲的空间。

看得出来这些赤团之人彼此之间合作惯了,遇到情况后也能够立刻做出应变。

左风眉头微微皱起,想不到眼前这些敌人竟然如此难缠。只不过这些武者最开始交手的时候因为完全不了解左风,一半大意一半措手不及下吃了亏,可毕竟都是淬筋期武者,战斗经验也并不缺少,所以这一次交手也立刻看出了他们的不俗。

五个人差不多从五个方位同时发动攻击,这样的战斗顿时让左风有些力不从心。可就在左风大感头痛的时候,忽然之间几道极为细微的银色丝线出现在视线之内,若不是因为左风敏锐,恐怕会直接漏掉这一闪而过的银色闪光。

看到这如丝线般细微的闪光,左风立刻就想起了之前击杀掉的三人,心中也立刻明白这定然又是那遥秋的手段。

再看对面的五人,应接不暇之间,都是被搞得狼狈非常。左风哪里会错过如此良机,手中锯齿战刃一摆就借机而动。

上海市普陀区眼病牙病防治所
武汉博仕肛肠医院靠谱吗
上海好的癫痫病治疗医院
咸宁治好癫痫病花多少钱
宿迁癫痫病医院哪个正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