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奥洛帕战记第十九章认同

2020-01-25 20:54:2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奥洛帕战记 第十九章 认同

“参加比武?你不觉得这是世界上最默的笑话吗?”听了欧文的话,单于冷冷地说,“你很有胆色,可惜没有脑子。”

底下的野蛮人也跟着一齐起哄,愤怒、嘲笑、辱骂、威胁……欧文成了众矢之的,一时间,各种各样恶毒的语言劈头盖脑砸来。连耿直的乌籍也忍不住怒骂道:“你不是我们雄砮人,有什么资格参加我们至高无上的第一勇士比武?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为你的无礼死上一万次!”

而野蛮人中另一名重要人物--安他族的头人郅支骨都,则翘起手来,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自以为掌握一切的他,自然不会把这个意料之外的微小插曲放在眼里,郅支骨都抱着看戏吧的心情,饶有兴趣地欣赏着这场“闹剧”。

“各位!”欧文突然转过身,面前众人,虽然他的声音不大,却传得很远、很清晰,而且隐藏着一股难言的气势,底下的野蛮人一下子安静了。

“请听我一言。”欧文环顾众人,脸上的从容微笑却丝毫不减,“我欧文虽然不是雄砮人,原本是不敢也没资格参与雄砮勇士们的比武,是鹰父和狼母指引我来到此地,让我参加这场比武的。鹰父狼母的诣意不容违背,我必须完成鹰父狼母交待给我的使命。所以……”欧文跪了下来,双手交叉放在前胸,“谨请单于和各位雄砮勇士,允许我参与比武,无论最终结果如何,亦无愧于鹰父狼母!”

人群顿时又炸开了窝。

“放屁!鹰父狼母怎么会认同你这个外人?”

“别听他胡说八道!”

“不但搅乱比武,还侮辱鹰父狼母,罪大恶极!”

“剁碎他!”

……

单于从虎皮坐椅上站起来,举起手中的陨金宝刀,吵吵闹闹的人群再次安静了。

“小子,你既然敢当着这么多雄砮勇士说,自己是受到鹰父狼母的差遣,才来参加咱们的比武的,我想绝非空穴来风。”安抚了群情之后,单于对欧文说,“但你必须要有证据。”

“鹰父在上,狼母为证。我没有任何证据。”欧文转过头,自信地说道,“但我愿意接受任何考验。”

“你敢让鹰父和狼母亲自来考验你的话是真是伪?”

“当然。”

“如果你能通过考验,那我们就认同你的参战资格。”单于说完,便向左边的那名武士使了个眼色。

武士心领神会,他的右手稍稍一扬,原本立在包着右手的羊皮护腕上的、代表“鹰之父”见证比武的白头鹰,展翅腾空,“呀”地叫了一声,扑向欧文。

在众目睽睽之中,白头鹰稳稳地落在欧文抬起的左手上面,如同一只爽巧的小鸟一样,搔首弄姿、顾盼生辉;而不是像万众期待的那样,用利爪和尖喙撕开欧文的头皮。

指挥台下顿时传来“嗡嗡”的窃窃细语。

见到这样的场面,单于一皱眉头,他向右边那名武士扬了扬下额。武士松开代表“狼之母”的雪狼,摆脱控制的雪狼向欧文飞扑过去--正当围观的野蛮人以为雪狼即将咬断欧文的咽喉,没想到原来凶狠无比的雪狼就像一条狗一样,蹲在欧文面前,听话地伸出舌头去舔欧文的手背。

一时间,窃窃细语也没有了,军营里安静得就算一根钢针掉在地上也能听得见;数秒之后……

极度的安静之中突然传来“哄”的一声巨响,那并不是单一的声音,而是由无数人发出近似的呼喊合在一起--今天发生的事,太过出乎他们意料之外。就连一直冷眼傍观的郅支骨都的弟弟呼征栾,亦从擂台上跳下来,走到郅支骨都身边:“哥,那家伙不会真的是鹰父狼母亲自授命的吧?”

郅支骨都瞪了他一眼,呼征栾立即闭嘴,他知道,如果自己再乱说话,就算是亲兄弟也难逃一死。

欧文抚摸了一下白头鹰的羽翼,又拍拍面前雪狼的脑袋,猛禽野兽很听话地回到两名武士身边。“请问。”欧文不卑不亢地对单于说,“我的资格被认同了吗?”

“哼!”单于厉声道,“听说南方有一种叫‘德鲁依’的人,可以使用一些奇怪的魔法来号令动物。”

“什么?”单于身边檀檀公主也惊奇道,“阿父是说,鹰父狼母是受到魔法影响,才会做出这种举动?”

“不,单于、公主,你们误会了,我不是德鲁依,别说我不敢使用魔法来影响鹰父狼母,我根本连一个魔法都不会。”欧文没有说谎,他的确没有使用魔法,那是念力。“天人合一”的能力可以与天地万物沟通,包括鹰和狼的灵魂。

“这些事情只有你自己心知肚明。”单于冷笑一声,“不过我们雄砮人向为一诺千金,我才不管你用了什么妖法巫术来骗取鹰父狼母的认同,只要是我说过的事就绝对不会改口。”

“单于您的意思是……”

“是的。”单于点了点头。

他们之间的对话,只有指挥台上的五人才听到,如果让底下的所有人听见,只怕会立即翻了天。

单于来到指挥台边缘,向他的族人张开双臂:“鹰父在上,狼母为证!同胞们,今天,我们最神圣的比武,迎来了新的挑战者:来自南方的欧文。”单于抓起欧文一只手,将其举高:“他在鹰父狼母的指引之下,将与剩余的四位勇士,一起争夺‘第一勇士’的称号。”

“鹰父、狼母、鹰父、狼母……”整个军营都在震动,没人有任何异意,只要是单于的决定,他们都得拥护。人群的齐呼震天动地,传遍思兰西亚平原的每一个角落。

“不会吧?老糊涂真的让这个小子掺和进来?”呼征栾稍稍吃惊地对他哥哥说。

没有得到哥哥的答复,呼征栾望过去,顿时吓了一跳!独眼里充满浓烈的杀气,因为郅支骨都发现,欧文的目光透过密密扎扎的人群,正死死地盯着自己,这种不加掩饰的挑衅,岂是这个心比天傲的霸者忍受得了的?

“你这么着急想死吗,杂碎。”

贵州省肿瘤医院预约挂号
本溪市职业病医院预约挂号
广州重点男科医院
包头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扬州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