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厉以宁再论05年中国宏观经济五大看点

2019-10-07 15:26:4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厉以宁再论05年中国宏观经济五大看点

  、教育、休闲等各方面更高的要求,都将拉动经济增长。三是目前民营企业和外商投资已经占相当大的部分,国家只能够直接控制国有企业投资,而民营经济和外商的投资,国家只能用政策引导,不能用硬性的方法限制,这个势头不仅没有减弱而且还在增加。第四点是很多人都忽视了的,中国目前正处于固定资产大规模更新的前期。很多工厂现在用的设备是1990年代初买的,机器在环保方面没有这么高的要求,但如果继续用这些设备的话,产品将不符合环保的要求,工厂的排污也会产生一些问题。另外在节能方面也需要改进,1990年代初建设的工厂对目前能源紧张、原材料价格上升没有考虑,不更新设备的话将在竞争中处于劣势。

  综合以上四个原因,厉以宁认为,中国经济增长的势头是挡不住的,2005年经济增速达到8%-8.5%没有问题。但是由于瓶颈制约导致的如资金、土地、运输等链条断裂及农村经济发展较低,都限制了经济以高于2004年的速度增长。

  改革提高经济增长质量

  厉以宁说,2005年在经济增长中,引起最大关注的将是经济增长的质量。经济增长的质量可以从资源消耗率、环境受损害程度、自主知识产权掌握程度以及国家安全问题四个方面衡量。现在国家安全问题突出的表现就是能源问题,能源对外依存度的大小,代表着经济增长质量的好坏。以石油为例子,依存度越来越大,实际上代表经济增长质量并不好。因此不但要降低消耗,而且要减少在能源、石油方面的对外依存度。

  对经济增长方式转换的难度厉以宁颇有感慨,他认为现存难点不少。第一个难点在于,长期以来资源价格由国家计划定价,而计划定价往往偏低,这就造成很多企业不在乎资源过度消耗。第二个难点在于,某些产品国内需求量大,只要生产出来,就可以卖,导致企业不去关心如何提高经济增长质量。比如说降低能源消耗、减少环境破坏的问题就少考虑。第三个原因,地方政府考核指标中始终是以产值为主要指标,经济增长方式是否转换并不在考核之列。第四个难点在于资金。现在转换不是一个小问题,往往是整个生产线、整个工厂大规模的设备更新,那么融资和投资主体的问题就暴露出来,这就涉及到改革。

  厉以宁强调,整个说来,我们国家改革落后于发展。国内经济学界都注意到这个问题,一再呼吁2005年应该是改革年,要加快改革,改革落后于发展的情况不能再延续下去。

  工业化阶段绕不开但技术可跨越

  在讨论提高经济增长质量时,中国的工业化道路问题似乎无法避开。厉以宁表示,今天中国的工业化不能继续沿着1990年代初来料加工式的世界工厂这条路走,过去有的还可以存在,新的必须走另外一条路。中国应该是创造中心、技术创新的中心。这样才能符合中国今天经济的发展。

  对于有些学者认为,中国的工业化道路不必经过由轻工业到重化工业再到高科技产业这样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可以绕过容易造成资源大量消耗以及环境污染的重化工业阶段直接进入高科技阶段的观点,厉以宁表示,这种工业化路线对中国甚至可以说对大国都是不适用的。中国作为13亿人口的大国,必须建立自己独立的工业体系,有我们坚实的工业基础,不然所有的钢铁、石油都依靠进口是无法想象的。但他指出,跳跃发展经济学仍然是有用的,阶段绕不过去,技术可以跳跃式发展。尽可能采用最新的技术,减少原材料消耗、能源消耗、环境污染,同时大力发展可再生的清洁能源,如沼气、太阳能、风能等。对于这些新型能源开发运用成本高的问题,可采用如国家补贴等方式来鼓励发展,只要规模上去了,成本也就降下来了。对于发展水电直接面临的移民问题,厉以宁建议可以采取利用移民的土地入股,将来赚钱按股分红,用年终分红来解决移民农民的社会保障问题。

  2005年的宏观调控将汲取去年的经验,发生一些变化。一是会更多利用市场机制来进行,如利率的调整、信贷规模的调整等等,都根据市场情况来定,会比2004年有所改进。二是今年的宏观调控很可能进一步强调有保有压,一刀切的问题在去年已经暴露出来,现在要防止这种状况再度发生。在国家需要支持的行业、发展的行业可能跟国家需要限制的行业不太一样,这一点将做得比去年好。三是宏观调控将按照宏观调控本身的规律来做———即相机抉择,留有余地,而不是一步到位。如果物价上涨能够被抑制住了,就不一定需要继续宏观调控。如果不行,还有余地继续调整,仍有空间。

  宏观调控更成熟 加息仍有余地

  厉以宁认为,2005年物价上涨仍有压力,宏观调控不可放松。物价上涨的压力来自四大因素。一是投资需求拉动上游产品如原材料、燃料价格的上涨。二是随之而来的下游产品价格上涨。三是结构性矛盾没有解决。四是国际因素的影响。最明显的例子就是石油,应该说,导致物价上涨的压力依然存在。而物价上涨的幅度应该会在3%-4%,比2004年略低一点。但是如果国际因素突变,会加剧物价的上涨,也可能超过4%-5%,甚至更高。因此,物价上涨的压力依然存在,中央提出的宏观调控不可放松就是基于此种考虑。

  他认为,2005年的宏观调控将汲取去年的经验,发生一些变化。一是会更多利用市场机制来进行,如利率的调整、信贷规模的调整等等,都根据市场情况来定,会比2004年有所改进。二是今年的宏观调控很可能进一步强调有保有压,一刀切的问题在去年已经暴露出来,现在要防止这种状况再度发生。在国家需要支持的行业、发展的行业可能跟国家需要限制的行业不太一样,这一点将做得比去年好。三是宏观调控将按照宏观调控本身的规律来做———即相机抉择,留有余地,而不是一步到位。如果物价上涨能够被抑制住了,就不一定需要继续宏观调控。如果不行,还有余地继续调整,仍有空间。

  面对资本市场的低迷,厉以宁认为,目前人气积聚是最重要,现在的情况不是某一个政策出台就可以解决的,但再低落也有见底的时候,让股民恢复信心是目前最重要的工作。

  “国退民进、民退国进”都不对

  厉以宁表示,“国退民进,国进民退”这个提法都不正确,这是针对单个企业而言的。从单个企业看,无论国有企业还是民营企业在市场竞争的大环境中都有升有降,有起有落,企业成败是正常现象。真正应该实现的是民营经济和国有资产平行增长,因为国有企业改革后,将出现一种新的混合所有制企业,混合所有制将是新公有制的一种重要形式。

  厉以宁强调,中国加入WTO三年,过渡期不多了,跨国公司正在登陆,国有企业改革迫在眉睫,不能再拖。有些国有企业虽然改革了但进行得不彻底,必须严格遵循现代企业制度来进行改制。一股独大不好,应该形成多股制衡,当然股权太分散了也未必好。多股制衡要优于一股独大,这样董事会不是一个面孔,大家商讨,才可能最后做出科学决策。因此,国企改革应该严格按照现代企业制度的要求来做。

  除了国家特殊的几个行业,行业垄断必须打破,要逐步形成市场准入的格局。因为行业垄断一方面造成不公平的现象,同时垄断带来的利润会掩盖国有企业存在的一些问题。当然一些关系到大多数人民利益的行业,还是需要保障一定程度的公益性质,在这方面,医院是改制得比较成功的。

心情随笔
电竞
港股
分享到: